常看书

繁体版 简体版
常看书 > 大唐:长乐请自重,我是你姐夫 > 第六十四章 萧锐惹祸

第六十四章 萧锐惹祸

年三十祭祖守岁,年初一就是拜年。

萧锐虽然当了几个月的官,但在长安城没有几家熟络的,或者说关系好的。那句他得罪了整个官场,不是夸张。

别的地方不去,可有授业之恩的秦琼秦叔宝家,他是必去的。

拜见了秦叔宝夫妇,萧锐在秦怀道的带领下,约着跟几个年轻人一块游玩,其中就有程家兄弟二人、尉迟家的尉迟宝林、宝庆兄弟俩。

“怀道,不是说切磋武艺比武吗?怎么还带着一个女孩子?没听说你有个妹妹呀。”萧锐不解的看向队伍里那个肤色白皙,一身劲装的英气女子。

秦怀道连忙介绍:“萧大哥别误会,这不是我妹妹。是卫国公的孙女,李胜男。”

“胜男?这名字……”萧锐忍不住好奇。

秦怀道连忙拉住,“萧大哥,初次见面,你这么叫人家,会唐突的。”

李胜男看了一眼萧锐,有些不服气的说道:“名字是我祖母起的,寓意,谁说女子不如男!你有意见?”

额……这姑娘吃枪药了吗?

“我知道你,萧锐。就是他们说的那什么纨绔克星。克星不克星我不管,听说你曾在刑部门口,一人独战百名家奴?可有此事?”

额……

萧锐没猜到对方什么意思,略微谦虚道:“夸张了,没有的事,不过是为了自保。”

“哼,我就知道是谣传。看你细皮嫩肉、弱不禁风的样子,怎么也不像个习武之人。”李胜男有些轻蔑。

秦怀道连忙打岔:“胜男,萧大哥我们是出来游玩的,都是自己人,千万别动手。”

动手???萧锐有点迷,怎么就聊到了动手?不至于吧,她是个女孩子耶。

秦怀道小声解释:“卫国公夫人红侠前辈,出身江湖绿林,卫国公夫妇曾经跟家父在江湖上有过一段缘分,结下友谊。”

“而红侠前辈武艺高强,不在家父之下,最疼爱唯一的孙女,取名胜男,一身本事倾囊相授,足见宠爱。胜男性格外向,天赋上佳,喜好习武,所以我们常带她一起出来玩耍。”

旁边的程怀默凑过来,有些贱贱的提醒道:“胜男武艺高强,喜好找年轻一辈比武。萧大哥,她很有可能是想跟你比一比,若是打赢了她,可是有惊喜哟……”

“滚滚滚,添什么乱!”秦怀道推开了贱贱的程怀默,“金日出来玩,谁都不许动手。”

可正主李胜男却不依,“不行!虽然我也对这个弱不禁风的书生没兴趣,但还有一事却不能算了。”

秦怀道哀求道:“行啦,我的小姑奶奶,按辈分,萧大哥可是你的长辈,你别胡闹了。”

李胜男盯着萧锐的眼睛问道:“喂,你还记得被你欺负的魏嫣然吗?”

噗……这话,怎么这么熟悉呢?

尔康,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?

乾隆:???尔康和夏雨荷?那紫薇是谁?朕在哪儿?来人,把尔康拉下去突突了!大明湖给朕填平了!

萧锐晕头晕脑的点了点头:“不错,魏相之女我认识。怎么?你也认识魏嫣然?”

李胜男笑了,“好,认得就好。魏嫣然是我闺中密友,”

哦……难怪呢,难怪魏相书香门第,女儿怎么有种莽撞人的感觉,看到你,我似乎不奇怪了。萧锐心中明了。

“你个负心汉,看打!”

不由分说,李胜男以掌为刀,迈着诡异的步伐,朝萧锐抢先出手了。

“喂,这什么情况啊?我跟魏嫣然就见过一面,什么负心汉?你深井病吧?我不跟女人动手,你最好别惹我。”萧锐一边闪躲,一边大喊。

“哼,因为你,让她出了大丑,还让她被父亲罚一月闭门思过。魏嫣然被你欺负的找我哭诉,你还不承认?傻子都看得出来,她天天念叨你,分明就是喜欢上你了,你个负心人,一次都不去见她,让她终日以泪洗面……”

噗……萧锐真想吐血。

“李胜男是吧?你不要胡说啊,我已经是订了婚的人,还有不久就要跟襄城公主成亲了。”

秦怀道也劝道:“是啊胜男,这种事不能乱说的,你快住手,一定是误会!”

而程怀默等人,全都闪到了一旁在看戏,当然,也是不敢凑上前,怕被殃及池鱼。因为李胜男全是杀招,被刮剌到就不妙了。

“疯女子,招招阴狠毒辣,这是要我命啊,再不停手,我不客气了啊!”萧锐不知道的是,卫国夫人红拂女出身杀手,在江湖上的名头极其响亮,号称杀手之王。所以手下功夫九成都是刺杀的狠招。

亲生孙女李胜男学了个十成十,只是功力尚浅,且不曾行走江湖,不太懂江湖规矩罢了。

秦怀道闪身挡在二人中间,李胜男一样不停手,甚至差点打断秦怀道的胳膊。见此情况,萧锐忍无可忍,拉开秦怀道,欺身上前,分筋错骨手用出,三下五除二,李胜男的两条胳膊就被卸了下来。

虽然红拂女的功夫确实顶尖,但李胜男毕竟不是红拂女本人,缺乏积累沉淀,没有祖母的功力。她不知道,跟他交手的,是号称世界杀手之王的萧锐!恐怕红拂女本人亲自来了,拼杀人的本领,也未必就能拿下萧锐。

所有人目瞪口呆,惊叹萧锐功夫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是,惊叹李胜男终于败了。第一次败给了同龄人,那岂不是……

世界集体沉默三秒,然后:

“呜呜,负心汉,坏男人,你等着,我回去告诉祖母,让她狠狠教训你……”

萧锐摸了摸鼻子,小声嘀咕道:“果然,为女子和小人难养也!难道我不能还手,应该站着不动,让你打吗?唉,头疼,怀道,她这样跑回家,没事吧?卫国夫人问起来,你们可要给我作证啊。”

一帮小子机械性的点头,小鸡啄米一般齐刷刷。

程怀默眼神古怪的竖起了大拇指,秦怀道脸色尴尬道:“完了,萧大哥,你好像惹祸了。”

萧锐不解,“惹祸?不至于吧。你们刚才不是说了,跟李胜男经常一起玩耍切磋。怎么?你们能切磋得,我就不能?我是想给她个教训,然后再把她胳膊接上的,谁想到会是这样,她跑太快了……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